日博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日博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0 16:10:3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脸书CEO 扎克伯格:我不知道 议员女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总统 特朗普:我的朋友们得知我要禁TikTok后纷纷来电,他们的孩子都爱玩TikTok,我的朋友们可不喜欢。因为TikTok,他们连孩子的人影都见不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在美国,说到政治影响力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,非脸书莫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还表示,为证清白,愿意向负责外资企业监管的美国外商投资委员会展示TikTok数据收集的核心算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华盛顿州议员 贾雅帕尔:脸书抄袭了多少竞争对手(的产品)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TikTok用户:我不认为这是个巧合,在塔尔萨的竞选集会被搞砸后,突然间特朗普要禁了TikTok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此,《华盛顿邮报》认为这一切也许正是特朗普心中所愿:让微软搞砸TikTok,既可助力白宫圈内人扎克伯格和他的脸谱公司,又削弱了年轻选民利用TikTok平台集合力量、对付特朗普的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时,这个对中国的政治体制和制度存在严重偏见的西方学者,还抛出了三个支撑他这一论点的说辞,尽管这三个说辞都错得离谱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月29日,TikTok首席执行官梅耶尔回应说,TikTok在美国注册,公司高层全部由美国人担任,美国用户的数据全部存储在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数据库中,仅在新加坡有备份。TikTok从未、也不会向中国政府提供用户信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6月,特朗普就已经被TikTok的用户们联手“整”了一回。